Processing

Please wait...

Settings

Settings

Goto Application

1. CN103228678 - 用于净化淀粉水解物的方法,这些水解物用于制备腹膜透析用葡萄糖聚合物

Note: Text based on automatic 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 processes. Please use the PDF version for legal matters

[ ZH ]
用于净化淀粉水解物的方法,这些水解物用于制备腹膜透析用葡萄糖聚合物


本发明涉及一种用于净化淀粉水解物的方法,由这些淀粉水解物 来制备用于产生腹膜透析液的葡萄糖聚合物。
出于本发明目的,术语“用于净化……的方法”旨在指使可能除掉 淀粉水解物中的污染性微生物(活的和/或形成孢子的微生,物例如酵 母、霉菌以及细菌)以及能够引起腹膜炎的物质(可以是或可以不是 无菌的)的方法,腹膜炎为腹膜透析的主要并发症,这些物质可能是:
-脂多糖(LPS),它是结构性存在于所有革兰氏阴性细菌的外膜 中的毒性大分子复合物。从结构观点来看,LPS由脂质A以及延伸超 出外膜的多糖组分组成。脂质A具有有毒特性并且它对应于只在细菌 溶解后大量地释放的革兰氏阴性细菌的内毒素,
-β-葡聚糖,它是经由β-糖苷键连接的D-葡萄糖的聚合物。-β-葡 聚糖是具有可变分子量、溶解性、粘性和三维构型的多样化的一组分 子。β-葡聚糖特别是植物细胞、酵母以及某些霉菌以及细菌的细胞壁的 组分,
-肽聚糖(PG),它是革兰氏(+)细菌的壁的多糖组分。肽聚糖, 也称为胞壁质,或粘质复合物,或粘肽,由多糖组分以及肽组分组成。 多糖为糖胺肽的聚合物,其中N-乙酰葡糖胺以及N-乙酰胞壁酸经由 β-1,4osidic键来连接。
本发明更具体地涉及其中进行用于产生淀粉水解物的常规方法的 方式改进,在某种意义上,任选地结合至酶处理步骤的连续或具体活 性碳处理步骤中的过滤步骤添加至所述常规方法中。
因此,这些额外步骤目的在于保证由此制备的淀粉水解物的无害 性,即保证污染物质的含量显著低于用于测定所述污染物质的常规方 法的定量阈值。
腹膜透析是一种类型的透析,它的目的是除去肾不能成功地或者 不再能成功地从血浆纯化的废物,例如脲、肌酸酐、过量的钾或过剩 水。在晚期慢性肾衰竭的情况下,指出此医学治疗。
它是使用腹膜作为透析膜的体内纯化。来自血液的毒性废物跨越 腹膜的半透性膜到达称为透析液的溶液。透析液经由永久导管被引入 腹腔中。存在两个类型的腹膜透析:
-CAPD(连续流动式腹膜透析),它是基于根据医学处方每天穿 过4袋透析液的治疗,
-APD(自动腹膜透析),它是对应于根据医学处方每8小时约 15升透析液的连续夜间治疗。
最常使用的透析液由在酸性pH(5.2-5.5)或生理pH(7.4)下的 缓冲溶液(乳酸盐缓冲溶液或碳酸氢盐缓冲溶液)组成,向其中添加 电解质(钠、钙、镁、氯)和渗透剂(葡萄糖或葡萄糖聚合物,例如 存在于由Baxter公司销售的流动腹膜透析液中的“艾考糊精 (icodextrin)”)。
这些电解质和渗透剂中的每一种根据它们分别的物理化学特性都 在交换机制中发挥作用:
-肾不再除去或不足以通过尿路和尿除去的代谢废物(例如脲或 肌酸酐)或其他过量电解质通过这些组分向透析液扩散从血浆中提取 出,在透析液中的这些相同组分的浓度水平更低;
-肾正常除去以调控血浆容量的过剩水,将根据透析液中的葡萄 糖或葡萄糖聚合物浓度通过渗透压来吸引:该溶液越浓,存在于体内 的水就将被透析液吸收得越多。
葡萄糖聚合物,例如以上提到的艾考糊精,作为渗透剂优于葡萄 糖,这是因为虽然葡萄糖具有相对安全以及廉价的优势,但是它具有 某些数量的缺点。
由于其小尺寸,快速跨越腹膜的葡萄糖导致在输注2至4小时内 的渗透梯度损失。
因此,如果葡萄糖用高分子量物质(例如葡萄糖聚合物)来代替, 腹膜透析液的超滤特性被认为更好,如将在以下证明。
标准葡萄糖聚合物通过来自谷物或块茎植物的淀粉的酸或酶水解 而产生。
完全随机的淀粉的酸水解或略微更有序的其酶水解提供葡萄糖 (单体)以及包括具有低聚合度(或DP)的非常短分子(寡聚物)以 及具有高DP的非常长分子(聚合物)的葡萄糖链的混合物。此外,葡 萄糖聚合物具有极其不同的分子量。
在将葡萄糖聚合物用于连续流动式腹膜透析的更具体领域中,很 快变得明显,这些淀粉水解物(葡萄糖以及葡萄糖寡聚物以及聚合物 的混合物)不可以按照原样使用。
欧洲专利申请EP207676传授在水中形成10%浓度的透明并且无 色溶液的葡萄糖聚合物为优选的,它具有5000至100000道尔顿的重 均分子量(Mw)以及小于8000道尔顿的数均分子量(Mn)。
这样的葡萄糖聚合物也优选地包括至少它的80%的葡萄糖聚合物 分子量在5000和50000道尔顿之间,很少或没有葡萄糖或葡萄糖聚合 物具有小于或等于3的DP(分子量504)并且很少或没有葡萄糖聚合 物具有大于100000(DP为约600)的分子量。
换言之,优选的葡萄糖聚合物是具有低多分散性指数(通过计算 Mw/Mn比率获得的值)的葡萄糖聚合物。
事实上容易想象对于此应用,低分子量单体或聚合物迅速跨过腹 膜壁并且因此不具有用于产生渗透压梯度的长持续值,而缺乏渗透能 力的非常高分子量的聚合物应避免,并且甚至禁止,这是因为如果在 它们的回生(retrogradation)后它们变成沉淀物,那么它们是潜在有危 险的。
在此专利申请EP207676中建议的用于从淀粉水解物获得这些具 有低多分散性指数的葡萄糖聚合物的方法在于
-用水混溶性溶剂进行麦芽糊精的分级沉淀
-亦或通过拥有适当的截留或排除阈值的不同膜进行此相同麦芽 糊精的分子过滤。
在这两种情况中,这些方法目的在于同时除去非常高分子量的聚 合物以及低分子量单体或寡聚物。
然而,从它们的实现方式的观点,并且从它们使可能获得的产品 的产率和质量的观点,这些方法并不令人满意。
在有兴趣发展一种用于产生具有优选小于2.5的低多分散性指数、 优选具有小于8000道尔顿的Mn、并且具有在12000和20000道尔顿 之间的Mw的完全水溶性葡萄糖聚合物的方法中,所述方法没有现有 技术的缺点,本申请人公司在它的专利EP667356中努力解决此问题, 通过从水解淀粉而非麦芽糊精开始。
此方法在于
-使一种蜡质淀粉乳经受酸水解以给出在8和15之间的DE;
-任选地借助用细菌α淀粉酶的酶水解来添加至此酸水解中,以 给出在11和18之间的DE;
-在碱金属或碱土金属形式的大孔强阳离子树脂上进行此酸-酶双 水解产物的色谱法;
-收集在此色谱步骤期间中排除的葡萄糖聚合物。
在那个专利中,为获得具有小于2.5的多分散性指数的葡萄糖聚 合物,在此色谱步骤期间排除的葡萄糖聚合物以在色谱步骤上游处理 的淀粉水解物的约60%的重量产率来收集。
此葡萄糖聚合物然后优选含有小于3%的葡萄糖和具有小于或等 于3的DP的葡萄糖聚合物,以及小于0.5%的具有大于600的DP的葡 萄糖聚合物。
申请WO2007/099212还描述了用于制备适合腹膜透析的葡萄糖 聚合物的方法。该方法以分级步骤来结束,其中低分子量部分得以消 除,特别是具有小于9000的分子量的那些部分,而具有高分子量的其 他部分得以回收。更确切地,该方法包括用活性碳(NoritSX+)处理 的步骤,用9000道尔顿的截留阈值来分级,回收滞留物,然后脱矿物 质化以及用活性碳(NoritSX+)处理的步骤。
腹膜透析领域中的专家最终由此接受由于它们的渗透能力而得以 使用的这些葡萄糖聚合物是完全令人满意的。
然而,旨在用于腹膜透析的这些制剂的微生物污染的风险是令人 痛惜的。
例如,植入腹腔中的导管是有利于微生物的入口。在输注和引流 阶段期间多次操作导管,这增加了局部或全身感染的风险。
此外,额外污染风险因素可与可以污染用作渗透剂的葡萄糖聚合 物的杂质有直接联系。
事实上已知葡萄糖聚合物生产回路可受微生物、或与含有所述微 生物的促炎症性物质污染。
玉米或小麦淀粉受酵母、霉菌以及细菌类型的微生物,并且更具 体地受酸热环状脂肪酸芽孢杆菌类型的酸性耐热细菌(在回路的热以 及酸性区域生长的嗜极性细菌)污染,例如描述于淀粉工业中。
然后接受这些被污染的产品的患者的主要风险是腹膜炎。
当存在与可变的临床表现即腹痛、恶心、呕吐、腹泻和发热一起 的浑浊透析液时,诊断出腹膜炎的临床怀疑。
腹膜炎的这些情节是通过腹膜内细菌感染引起的,并且通过阳性 透析液培养通常易于建立诊断。
还描述为无菌、化学或培养物阴性腹膜炎的“无菌性腹膜炎”就其 本身来说,典型地由化学刺激物或异物所引起。
自从引入艾考糊精用于制备腹膜透析液,已经报告了无菌性腹膜 炎的孤立病例,这些病例可能与不同原因有联系,并且特别是通过潜 在存在的促炎症性物质来诱导。
然而,这些促炎症性物质未由通常进行以确定这类制剂的无害性 的测试检测到。
今天在药典中描述的用于检测生热物质的测试事实上如下:
-“LAL”测试,用于检测是革兰氏阴性细菌的主要组分的细菌内毒 素(LPS),
-兔热原试验,用于检测细菌内毒素(LPS)以及还有β-葡聚糖, β-葡聚糖是真菌菌群(酵母以及霉菌)的壁的组分。
虽然总体上是可靠的,但是这两种测试具有它们的局限。
兔热原测试是基于生热物质的间接检测,通过测量已经注射含有 这些物质的产品的兔的体温升高(发热反应)。
如果不希望的物质具有太弱的生物活性或者浓度太低而不能诱导 全身生热反应,此测试会产生假阴性。
然而,此物质可能具有足以产生局部炎性反应的生物活性或浓度。
未检测其他生物杂质(DNA等)。对于肽聚糖同样是真实的,肽 聚糖是革兰氏阳性菌的细胞膜的主要组分。
因此对于某些情况,用含有艾考糊精的腹膜透析液观察到的无菌 性腹膜炎的表现证明了一些物质可以逃过在药典中描述的测试并且可 能造成不希望的临床效果的方式。
为纠正此情况,Baxter公司已经建议努力在其腹膜透析液中,或 直接针对旨在作为所述腹膜透析液的组合物的一部分的经过纯化的葡 萄糖聚合物来检测革兰氏阳性微生物污染物。
具体地说,在其专利EP1720999中,Baxter公司建议开发基于 检测肽聚糖的方法。
然后推荐此检测直接针对腹膜透析制剂,或针对纯化葡萄糖聚合 物。
此方法在于对葡萄糖聚合物进行:
-“生物负荷”测试,其用于检测嗜酸性嗜热性革兰氏阳性微生物酸 热环状脂肪酸芽孢杆菌,然后
-将所述葡萄糖聚合物灭菌,然后
-一个在于添加能够与肽聚糖反应的试剂的测试,以便诱导丝氨 酸蛋白酶级联反应,
-将所述肽聚糖定量。
换言之,第一步骤检测可能已经污染葡萄糖聚合物纯化回路的活 微生物的存在,第二步骤通过灭菌来消除它们并且第三步骤检测生成 自未由前述灭菌步骤消除的细胞碎片的肽聚糖。
如果确定了在这些葡萄糖聚合物中寻找的肽聚糖的量显著低于某 一阈值(10ng/ml的7.5%葡萄糖聚合物溶液,即133ng/g的葡萄糖聚 合物),那么这些葡萄糖聚合物用于制备实际的腹膜透析液。
换言之,为防止出现这些无菌腹膜炎情节,Baxter公司在其专利 EP1720999中建议借助检测腹膜透析液中的肽聚糖的方案,测试腹膜 透析液的产生以及使用。
Baxter公司还建议不少于四种其他方法来检测或避免用于产生腹 膜透析液的组分、或如此形成的腹膜透析液中的肽聚糖的存在。
在其国际专利申请WO2009/117302中,Baxter公司描述了通过经 过离子交换树脂来除去污染物质。
然而,令人痛惜的是,此技术仅部分有效,诸位发明人自己认识 到此吸附于树脂上的目的是“降低”污染风险,因为它只保留存在于葡萄 糖聚合物以及最终腹膜透析液上的微生物污染物的“一部分”。
甚至推荐使葡萄糖聚合物或腹膜透析液连续地经过若干离子交换 树脂,由此构成特别费力的净化方法。
此外,进行用于检测肽聚糖的测试(IL6分析),以验证由此获得 的溶液的无害性。
在其国际专利申请WO2009/117303中,建议用于检测在葡萄糖聚 合物中或直接在腹膜透析制剂中的肽聚糖的方法,它包括确定建立为 随着取作参考的促炎症性物质的浓度的函数的IL-6响应,以及建立与 不同浓度的促炎症性物质相比的IL6响应的剂量/响应曲线。
因此,此方法构成在专利申请EP1720999中开发的检测方法的 改进。
然而,此方法需要使用从对于具体促炎症性物质(在此情况下针 对肽聚糖)过敏的人类个体分离的IL6产生细胞。
再一次,此诊断法使可能以大灵敏度拒绝污染的批次,但不是使 可能防止所述污染。
在其国际专利申请WO2009/117304中,它是在具有30kDa的截 留阈值的超滤膜上过滤葡萄糖聚合物溶液或腹膜透析制剂的问题。
由此,Baxter将已经确认30与100kDa之间的污染物尺寸会更可 能引起无菌性腹膜炎,而更小尺寸的污染物将不具有害影响。
因此,在那个专利申请中Baxter描述的方法在于在此超滤膜上过 滤任何葡萄糖聚合物溶液或腹膜透析制剂,并且使用与在专利申请WO 2009/117303中描述相同的检测测试来测试滞留物以及由此获得的滤 液。
原则如下:如果在超滤后,滞留物引起促炎症性反应并且滤液未 引起促炎症性反应,则消除葡萄糖聚合物溶液。
另一方面,如果滞留物以及滤液引起促炎症性反应并且滤液响应 大于滞留物响应,则保持葡萄糖聚合物溶液。
如果滞留物以及滤液引起促炎症性反应并且滤液响应小于滞留物 响应,则检查滤液响应的性质:
-如果滤液响应大于或等于滞留物响应的50%,则将溶液予以保 持,
-如果滤液响应小于滞留物响应的50%,则拒绝溶液。
然而,此方法并不令人满意,因为它基于小尺寸的片段无害的前 提,并且因此未建议用于消除它们的技术。
在其专利申请2009/117558中,Baxter借助用于将微生物污染物的 细胞壁组分降解的酶来发挥作用。
以可溶或固定形式使用的这些酶(例如溶菌酶)单独或结合用于 降解微生物污染物的其他酶来使用,并且将由此处理的葡萄糖聚合物 或透析制剂针对其细胞因子响应来测试。
如果检测到没有细胞因子响应,那么实际上将对患者开出对最终 产物或对透析制剂的此酶处理。
然而,再一次,未建议消除由此水解的细胞壁组分的碎片,也不 建议消除天然地污染所使用的酶制剂的物质。
结果来自所有前述内容,使得没有制备腹膜透析液的葡萄糖聚合 物安全、或使得如此产生的腹膜透析液安全的技术方案完全令人满意。
本申请人公司已经值得赞扬地发现,解决方案必须基于首先控制 用于制备供制备腹膜透析液的葡萄糖聚合物的原材料的质量,即建议 用于除去如此的淀粉水解物的污染物的简单并且有效的方法。
换言之,它是对在其源头的污染问题起作用的问题,并且不仅是 针对最终产物或最终腹膜透析液。
因此,本发明涉及用于制备产生腹膜透析液用葡萄糖聚合物的方 法,该方法包括净化借以制备所述葡萄糖聚合物的淀粉水解物。
此净化目的在于保证产生不应具有残留污染物的淀粉水解物,即 保证含量小于或等于以下值,即:
-对于活微生物:总嗜中温菌群:<50g/g;霉菌以及酵母:<15g/g; 酸性耐热杆菌:<10g/g;
-对于内毒素以及β-葡聚糖,经由使用由CharlesRiver-Endosafe 公司生产的试剂的LAL测试(凝胶块端点方法)(LAL溶菌产物具有 灵敏度为0.015E.U/mlref.OR15015以及CSE内毒素500ng或10ng 每瓶ref.E110或E120):≤0.6EU/g;
-对于肽聚糖和β-葡聚糖,经由本申请人公司开发的高灵敏度测 试:<8ng/g葡萄糖聚合物。
表述“本申请人公司开发和证明的高灵敏度测试”旨在指一种通过 改变WAKOPureChemicalIndustriesLtd公司生产和销售的SLP-HS单 套装试剂盒ref.293-58301,由本申请人公司开发和证明的测试。
此测试在于使用“SLP-HS”(蚕幼虫血浆-高敏感性)试剂,所述试 剂由蚕幼虫血浆制备,能够:
-与在水(例如用于LAL测试的专用水)中以5%制备的葡萄糖 聚合物溶液中含有的肽聚糖和β-葡聚糖反应,
-诱导丝氨酸蛋白酶级联反应,并且
-借助WAKOPureChemicalIndustriesLtd公司制造和销售的 Toxinometer管读取器,在非常低的阈值下检测且/或定量所述肽聚糖和 β-葡聚糖,即:-
·在约0.05ng/ml(即1ng/g的葡萄糖聚合物)的阈值下的检 测极限(LD)以及
·在约0.15ng/ml(3ng/g的葡萄糖聚合物)的阈值下的定量 极限(LQ)
(在测试的葡萄糖聚合物产品中确定LD以及LQ)。
更确切地,SLP-HP测试在于:
-制备在适当质量的水(例如用于LAL测试的专用水)中处于5% 溶液中的测试葡萄糖聚合物,
-用于建立直的标定线(对数尺度线性回归Ta=f(PG含量)) 的SLP-HS单一套组试剂盒的肽聚糖标准(从金黄色葡萄球菌提取) 来产生从0.04至2.5ng/ml(目标值)的应用范围内的水中肽聚糖的标 定范围,
-在通过添加100μl的稀释剂(在以上提到的试剂盒中提供)重 建以后,将100μl的所制备的测试溶液引入HS-SLP管中,
-将SLP-HS管引入在30°C下恒温并且根据制造商推荐的条件参 数化的Toxinometer管读取器(WakoPureChemicalLtd.)的孵育孔中, 测试溶液的PG含量正借助所建立的直的标定线来计算。
以ng/ml的5%测试溶液,然后以ng/g的葡萄糖聚合物表示结果,。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第一优先模式中,净化用于制备腹膜透析 用葡萄糖聚合物的淀粉水解物的所述方法特征在于它包括以下步骤:
1)制备淀粉水解物,
2)过滤所述淀粉水解物以便除去具有酵母、霉菌或细菌类型的微 生物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3)用降解细胞壁多糖组分所用酶来处理污染性微生物已经由此 从中除去的所述淀粉水解物,即滤液,这些酶选自下组,该组由以下 各项组成:溶菌酶以及昆布多糖酶、优选昆布多糖酶,
4)超滤由此酶处理的淀粉水解物,
5)在具有高吸附能力的活性碳上处理生成的淀粉水解物,
6)收集由此净化的淀粉水解物,
在根据本发明中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第一步骤中,淀粉水解物 可如下制备:
-通过常规酶或化学水解来自不同植物来源(例如小麦、玉米、 马铃薯、豌豆、水稻、木薯、等)的淀粉以便实现小于20的葡萄糖当 量(DE),它是麦芽糊精所特有,
-亦或通过酸水解蜡质淀粉乳以便给出8与15之间的DE,任选 地添加使用细菌α淀粉酶的酶水解,以便给出11与18之间的DE,根 据以上提到的专利EP667356的传授内容。
为测试其净化方法的稳健性,如以下将解释,本申请人公司具有 任选地用以下物质来人工污染的玉米淀粉或麦芽糊精的水解物:
-以上呈现的4个类别的污染物,
-肽聚糖(以自由形式或结合形式,即结合在活细胞的表面),存 在或不存在内毒素,
-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存在或不存在内毒素。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第二步骤中,能够污染所述 淀粉水解物的微生物,即酵母、霉菌以及细菌,以及特别是酸热环状 脂肪酸芽孢杆菌类型的酸性耐热细菌被除去,它们的尺寸大于过滤孔 直径。
本身为本领域那些普通技术人员已知的任何方法是可使用的,但 是本申请人公司推荐进行:
-主要由其中孔径为0.22μm的膜过滤组成的灭菌过滤,其中适当 的,通过其中孔径为0.45μm的膜预过滤。
使用若干筒式滤器进行该过滤,这些滤器插入一个垂直的套中, 朝向它引导淀粉水解物(starchhydrolystate)。由Pall或Millipore公司提 供这些筒式滤器。筒的尺寸可以是10、20或30英寸,并且安装的筒 的数量使可能获得足以通过在1与20l/分钟/m2之间的产物流速的过滤 表面积。
这些筒式滤器具有对在约75°C的高温下连续工作、以及对在大于 700h的时段内传递上述流速的抵抗能力。在75°C的温度工作使可能 限制任何微生物生长,特别是嗜热性菌群的生长。
它们的耐热性还使可能进行在它们被交付使用以前的灭菌。此灭 菌在于在2巴压力下使流通过该套持续一个20分钟的时段。在此灭菌 以后用净化水冲洗一个5分钟的时段。
这些滤器还具有经受住某些用于装备清洗的化学产品、并且特别 是在5‰的浓度下的过乙酸的能力。
例如使用来自Millipore公司的完整性测试可以在这些筒上进行完 整性测试。当安装这些筒时进行此完整性测试以证实它的装配。然后 在每一次清洗该装备以前并且最终地在拆卸以前进行此测试,以证明 所述筒在生产时期正确运行。
这些滤器的工作压差(DP)必须不超过2巴,以保证它们的完整 性。如果情况是这样,那么必须用新滤器替换这些滤器;
-亦或在具有300000Da的截留阈值的膜上的超滤。
因此选择截留阈值,以便将任何细胞污染物保留在滞留物中。
截留阈值使可能保留微生物,即酵母,霉菌以及细菌,并且特别 是酸热环状脂肪酸芽孢杆菌类型的酸性耐热细菌。
滤器表面被确定为流体性质以及要处理的流速的函数。
超滤膜可以是陶瓷或有机类型。因为这两个类型的膜具有对于温 度以及对化学产品的不同的耐性,所以使可能在高于75°C的温度下工 作的陶瓷类型的膜将是优选的。
它们的耐热性使可能在它们被投入使用以前进行蒸汽灭菌。此灭 菌在于在2巴压力下使流通过该套持续一个20分钟的时段。在此灭菌 以后用净化水冲洗一个20分钟的时段。
还可建议的是在一个约75°C的温度下工作,以避免任何微生物生 长。
这些滤器还具有经受住某些用于清洗装备的化学产品、并且特别 是在5‰的浓度下的过乙酸以及在1%的浓度下的氢氧化钠的能力。
该淀粉水解物进料压力在2和20巴之间,并且通过进料这个模块 的泵来调节。当达到最大压力但是淀粉水解物的流速太低时,膜应用 氢氧化钠来清洗使得它们返回至完全效率。
污染物水平降低的监测可通过从渗透物周期性采样来分析。
如果从滤液获得的样本示出低于常规测定方法的定量阈值的水 平,则微生物被认为已经有效地除去。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第三步骤中,污染性微生物 已经由此除去的所述淀粉水解物用降解细胞壁多糖组分所用酶来处 理,这些酶是选自下组,该组由以下各项组成:溶菌酶以及昆布多糖 酶、优选昆布多糖酶。
在除去活微生物之后,此步骤由此使可能除去残留毒性分子(由 微生物释放或另外存在于胞膜碎片中)。
选择这些用于降解细胞壁多糖成分的酶,以便破坏可能已经逃脱 前述过滤步骤的淀粉水解物的两种主要污染微生物(酵母以及革兰氏 (+)细菌)的膜,并且尤其用于水解可以按自由形式存在于所述淀粉 水解物中的它们的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
昆布多糖酶具有内嵌-β~1,3-葡聚糖酶(EC3.2.1.6)活性,它破坏 酵母以及某些霉菌的细胞壁。
溶菌酶,酸水解酶(EC3.2.1.17)通过催化所述壁的成分葡胺聚 糖的水解来破坏革兰氏(+)细菌的细菌壁。它水解肽聚糖的N-乙酰胞 壁酸与N-乙酰葡糖胺的第4个碳原子之间的共价键。细菌壁肽聚糖 (peptidoglycae)“骨架”事实上为由这两个分子共价连接组成的共聚 物,以交替方式,其上附接有桥接聚合物链的肽。
这些酶以基于淀粉水解物的0.001‰至1%干重的浓度引入淀粉水 解物中,优选在0.1%与0.5%之间。
昆布多糖酶在50°C温度下、在4.6的pH下以10%干质量用于淀 粉水解物上,历时5至24小时,优选地20小时,如以下例示。
溶菌酶,就其本身来说,在37°C温度下、在7的pH下以10%干 物质用于淀粉水解物上历时5至24小时,优选地20小时,如以下例 示。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第四步骤中,进行由此经过 酶处理的淀粉水解物的切向超滤。
选择超滤膜的截留阈值,以便将任何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降解产 物保留于滞留物中,并且尤其使可能保留在前述步骤中使用的酶。
然后该超滤膜具有在20000和50000道尔顿之间的截留阈值,优 选为约30000道尔顿。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第五步骤中,将所得淀粉水 解物,即渗透物或滤液,传递穿过具有高吸附能力的活性碳。
本申请人公司推荐特别小心地进行此活性碳处理步骤,它构成根 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关键步骤。
本申请人公司已经事实上发现,选择用于此精整步骤条件中的活 性碳的适当质量,实际上不存在能够在由此经过处理的淀粉水解物中 检测到的污染物(“实际上”应理解为指浓度显著低于常规测定方法的定 量阈值)。
本领域那些普通技术人员已知活性碳是吸附性惰性碳基材料,它 由多孔网络组成,所述网络发展相当大的表面积,可达到每克材料多 达1500m2(孔径范围在4与100000埃之间)。
为了是有效的,活性碳因此必须具有在希望除去的杂质将吸附至 其上的多孔结构内发展的某一内表面积。
为将此吸附能力建模,本领域那些普通技术人员通常借助吸附等 温线(朗缪尔等温线、朗缪尔欣谢尔伍德等温线、BET等温线或弗罗 因德利希等温线)来描述吸附过程。
吸附等温线曲线代表每单位质量活性碳的所吸附的杂质的量,为 溶液中的杂质的残留浓度的函数。
为构建此等温线,将已知以及增加量的活性碳引入将要处理的一 定体积的溶液中,并且在给定接触时间后测量所吸附的杂质的残留浓 度。
因此,本申请人公司推荐,作为其先决,在此打算的活性碳的任 何使用以结束净化用于制备腹膜透析用葡萄糖聚合物的淀粉水解物 (第五精整步骤),通过将其吸附等温线建模来精确选择活性碳质量。
因此进行初步测试以选择最有效的活性碳,该测试在于将可商购 的不同质量的活性碳(或甚至用来测试它以及相同类型活性碳的不同 批次)的弗罗因德利希吸附等温线与它们吸附在此取作参考的已知量 的细菌内毒素以及肽聚糖类型的污染物的能力相比较来作图。
因此,它是进行旨在用于此关键淀粉水解物精整步骤中的所有批 次的精确定性的问题。
本申请人公司推荐在此更具体地测试“中等”类型(即具有高亚甲 基蓝数量)的质量,或“微”类型(即具有高碘值)的质量。
因此,所述方法可包括确定若干活性碳,尤其“中等”类型的活性 碳以及“微”类型的活性碳的吸附等温线、以及选择最适当活性碳的事先 步骤。
因此,通常使可能确定给定活性碳的比表面积的吸附等温线在此 将有助于协助选择将使可能实现以下效果的活性碳:
-吸附在前述步骤期间产生的所有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 (petidoglycan)降解产物,不论它们的尺寸,
-并且尤其吸附能够污染淀粉水解物的内毒素,以及还有由所使 用的酶引入的内毒素(这些酶的可商购工业制剂并非不幸地缺乏)。
如以下例示,由本申请人公司推荐的用于确定弗罗因德利希吸附 等温线的程序在于在75°C温度下将进入的淀粉水解物(starch hydrolystate)与活性碳的每个批次(相对于将要处理的干物质,在 0.125%与2%之间的5个递增量,即0.125%、0.25%、0.5%、1%以及 2%)混合一小时。
75°C温度是对于吸附动力学,证明的可商购活性碳的常规工作温 度。
确定一个小时的接触时段,以便免除相对于热力学系统的动力学 限制。
至于pH,它固定于值4.5,因为本申请人公司已经确定,为确保 肽聚糖以及内毒素杂质的最佳吸附,需要预先在酸性pH值,即约4.5 下使淀粉水解物样品条件化。
如将在以下例示,此第五精整步骤的活性碳质量已经识别为具有 高碘值的“微”类型的活性碳。
由Norit公司销售的SX+类型的活性碳完全适合此质量。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优先模式的最终步骤中,然后收集 所获得的淀粉水解物,并且分析其污染物的含量。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第二优先模式中,净化用于制备腹膜透析 用葡萄糖聚合物的淀粉水解物的方法的特征在于它包括以下步骤:
1)制备淀粉水解物,
2)过滤所述淀粉水解物以便除去具有酵母、霉菌或细菌类型的微 生物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3)借助选自下组的技术来处理所述淀粉水解物(即滤液),该组 由以下各项组成:活性碳、前置微细过滤或切向超滤,以便除去具有 50埃的最小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4)在具有高吸附能力的活性碳上处理生成的淀粉水解物,
5)收集由此净化的淀粉水解物,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二优先模式中,前两个步骤与以前在 以上呈现的第一优先模式中描述的那些步骤相同。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二优先模式的第三步骤中,能够污染 它的微生物已经除去的淀粉水解物借助选自下组的技术来处理,该组 由以下各项组成:活性碳、前置微细过滤或切向超滤。
进行此步骤以便除去细菌、酵母或霉菌来源的所有高分子量多糖 (LPSs、β-葡聚糖、肽聚糖)。
用活性碳处理可选择为第一技术。
以与如上所述相同的方式,本申请人公司推荐借助确定其吸附等 温线,选择最有效地用于进行除去大杂质(来自内毒素类型的活细胞 碎片)的此步骤的活性碳质量。
因此,所述方法可包括确定若干活性碳,尤其“中等”类型的活性 碳以及“微”类型的活性碳的吸附等温线,以及选择最合适活性碳的事先 步骤。
如以下例示,此最终步骤的活性碳质量已经识别为“中等”类型的 活性碳。
由Ceca公司销售的ENO-PC类型的活性碳完全适合此质量。
此外,因为它具有直径在15与100埃之间的孔(称为“中孔”), 所以此活性碳还使可能保留高分子量分子(100埃的孔隙率使可能保留 约20kDa的分子量)。
通过前置微细过滤处理可选择为第二技术。
前置微细过滤是一种过滤方法,它在于将要过滤的液体垂直传递 穿过滤器表面。
通常存在3种类型的前置微细过滤:
-“中性”前置过滤,具有0.45μm的截留阈值,具有中性表面电荷,
-阴离子前置过滤,也具有0.45μm的截留阈值,具有正表面电荷, 因此交换带负电荷分子,
-阳离子前置过滤,也具有0.45μm的截留阈值,具有负表面电荷, 因此交换带正电荷分子。
本申请人公司推荐借助具有正界面动电势(肽聚糖在pH7下具有 负电荷)的过滤系统,来进行稀释至10%干物质的淀粉水解物溶液的 前置过滤。
通过切向超滤处理可选择为第三技术。
切向超滤按惯例是一种过滤方法,其中驱动力为将要处理的液体 压力。
模块与所产生的液体(称为滤液或渗透物)之间的加压液体跨越 由膜构成的屏障。
取决于所使用的系统,保留的物质可分批地或以连续模式,以浓 缩物形式或以反洗流出液形式从模块中除去。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中,截留阈值为约30000Da,它允许保留非 常小的颗粒。
所使用的膜的多孔结构具有极细厚度的滤层,其中定位有最小孔, 而其余部分的厚度(超过100μm),或支撑层具有约几微米的孔,这 确保滤液的容易通过并且给予组件机械强度。
因此进行表面过滤而非深度过滤。
本申请人公司推荐在pH4.5下在60°C温度下,在截留阈值为30 000Da的PallCentramate有机筒式膜上进行稀释10%至干物质的淀粉 水解物溶液的分批模式切向超滤,以便实现约10的体积浓度因子。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二优先模式的第四步骤中,此净化方 法的精整处理借助活性碳来进行。
在根据本发明的此第二优先模式的第三步骤已经由活性碳处理步 骤组成的情况下,所使用的活性碳的吸附能力的分析已经导致本申请 人公司针对淀粉水解物处理优先结合两个类型的活性碳,即“中等”然后 “微”类型。
以“微孔性”活性碳的此第二处理充当精整处理,使可能清除淀粉 水解物的所有它们的残留污染物。
此精整步骤,如以下将例示,也在事先前置微细过滤或切向超滤 处理后进行,具有相同目的。
在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此第一变体的最终步骤中,然后收集所获 得的淀粉水解物,并且分析其污染物含量。
因此,在此第二优先模式的一个具体实施例中,所述方法包括以 下步骤:
1)制备淀粉水解物,
2)过滤所述淀粉水解物以便除去具有酵母、霉菌或细菌类型的微 生物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3)借助优选具有约20000Da50000Da,优选30000Da的截留阈 值的切向超滤来处理所述淀粉水解物,即滤液,以便除去具有50埃最 小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4)在具有高吸附能力的活性碳,优选“微孔”类型(例如NoritSX+) 上处理生成的淀粉水解物,即滤液;并且
5)收集由此净化的淀粉水解物,
因此,在此第二优先模式的另一个具体实施例中,所述方法包括 以下步骤:
1)制备淀粉水解物,
2)过滤所述淀粉水解物以便除去具有酵母、霉菌或细菌类型的微 生物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3)借助在活性碳,特别是“中孔”或“微孔”类型,优选“中孔”类型 (例如ENO-PC类型)上的处理来处理所述淀粉水解物,即滤液,以 便除去具有50埃最小尺寸的任何污染物;
4)在具有高吸附能力的活性碳,优选“微孔”类型(例如NoritSX+) 上处理生成的淀粉水解物;并且
5)收集由此净化的淀粉水解物,
本发明还涉及能够借助所述方法来净化的淀粉水解物,此淀粉水 解物是选自下组,该组由以下各项组成:淀粉以及麦芽糊精的酶或酸 水解物。
最后,本发明涉及此淀粉水解物用于制备产生腹膜透析液用葡萄 糖聚合物的用途。
借助以下实例本发明将被更清楚地理解,这些实例意在非限制性 说明。
实例1:根据专利EP667356的传授内容来制备淀粉水解物
以如下方式从蜡状玉米淀粉生产用于获得根据本发明的葡萄糖聚 合物的原材料:
-清洗玉米以便专有地保持完整玉米颗粒;
-在乳酸存在下浸渍这样清洗的玉米以便软化颗粒,
-湿磨,然后分离不同的组分,即胚芽、纤维素壳、蛋白和淀粉,
-以逆流模式,用消毒的水清洗淀粉,以便物理化学地和细菌学 地纯化淀粉,
-离心并且干燥淀粉,
-以40%的最终干物质含量,并且在从45°C至50°C的温度下, 在消毒的水中悬浮淀粉,
-通过添加pH<2的HCl酸化该淀粉悬浮液,并且升高温度至 115°C到120°C维持6至8分钟,
-在此pH值絮凝蛋白和脂肪,
-中和在pH5的悬浮液,
-通过硅藻土过滤该悬浮液(以便保留残留蛋白、脂肪和纤维素),
-在强阳离子树脂和弱阴离子树脂上脱矿物质化,
-在标准活性碳上漂白,
-在一台由Niro公司销售的MSD喷雾干燥器中喷雾干燥浓缩的 溶液。
称为“A-5250”以及“B-3063”的具体污染批次个别地加以选择,以 测试根据本发明的方法的有效性(取决于这些不同肽聚糖、β-葡聚糖以 及内毒素污染物的性质以及尺寸,或多或少难以净化)。
下表I给出在这些不同批次中识别的污染物的性质。
经由比较,还给出可能在六个批次的商业麦芽糊精“C”中发现的污 染物的性质。
表I.
因此,这些不同批次提供可能污染的三个选项:
-6个批次“A-5250”,基本上用肽聚糖(呈自由形式的多糖)以及 β-葡聚糖来污染,
-6个批次“B-3063”,基本上用肽聚糖(活细胞或呈自由形式的多 糖)以及内毒素污染,其中无痕量β-葡聚糖,
-6个批次“C”,其污染概况为广谱的,即含有所有类别的污染物。
实例2:根据可以在批次A-5250以及B-3063以及商业麦芽糊精C 的淀粉水解物中发现的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污染物的性质以及量,来 选择活性碳质量
如以上指出,尤其进行活性碳处理步骤以吸附内毒素、β-葡聚糖 以及肽聚糖类型的细胞碎片。
选择活性碳质量是基于直接作用于将要净化的淀粉水解物每一种 活性碳所作图的弗罗因德利希等温线的分析。
如将在以下证明,选择活性碳直接取决于存在于将要处理的淀粉 水解物中的污染物的负载(在性质以及量方面)。
如以上指出,测定弗罗因德利希吸附等温线的程序在于在75°C温 度下将淀粉水解物(10%干物质)与每一种类型的活性碳(相对于将要 处理的干物质,在0.125%与2%之间的5个递增量,即0.125%、0.25%、 0.5%、1%以及2%)混合一小时。
然后,“中等”以及“微”类型的活性碳的相对效率根据每个批次的 污染物的性质来确定,通过测量每单位质量活性碳所吸附的杂质的量, 为溶液中的杂质的残留浓度(在反应一小时之后)的函数。
2.1确定与两个批次A-5250相比,NoritSX+以及ENO-PC类型 的活性碳的弗罗因德利希等温线
所有批次A具有类似概况:基本上用肽聚糖(自由形式的多糖) 以及β-葡聚糖来污染。
对于活性碳的5个递增量,下表II给出在用两个质量的活性碳处 理后,实例1的批次A-5250号1以及号2的β-葡聚糖残留水平以及残
留肽聚糖。
表II.
如果分析作为参考的肽聚糖(造成无菌性腹膜炎)的吸附曲线,
则观察到:
活性碳NoritSX+的吸附曲线,其将以下关系作图
其中
Co=污染物的初始量
C=残留污染物的量
由以下数学方程来反映:
y=2588x0.2771,其中相关系数r2为0.9914。
ENO-PC的吸附曲线就其本身来说由以下方程来反映:
Y=1045.x0.4156
其中r2(相关系数)为0.9190。
单独取得的这两个曲线的线性清楚地反映这两个质量的活性碳对 肽聚糖的吸附效率。
然而,当比较两个方程时,似乎:
-对于例如2000ng/g的肽聚糖的量“x”,Norit/ENO-PC活性碳质 量的相对效率为86%;而
-对于例如10ng/g的肽聚糖的量“x”,Norit/ENO-PC活性碳质量 的相对效率为180%。
由此推断,ENO-PC“中孔”质量非常适合吸附大量肽聚糖污染物, 并且NoritSX+“微孔”质量非常适合吸附少量残留肽聚糖。
对于批次A-5250,此结果使可能在用于净化此具体批次淀粉水解 物的步骤中限定使用活性碳的顺序:用ENO-PC活性碳的处理步骤, 随后为用NoritSX+活性碳的处理步骤。
2.2确定与两个批次B-3063相比的NoritSX+以及ENO-PC类型 的活性碳的弗罗因德利希等温线
所有批次B具有类似概况:基本上用肽聚糖以及内毒素来污染。
对于活性碳的5个递增量,下表III给出在用两个质量的活性碳处 理后,实例1的批次B-3063号1以及号2的β-葡聚糖残留水平以及残 留肽聚糖。
表III.
如果分析肽聚糖(造成无菌性腹膜炎)的吸附曲线,则观察到:
NoritSX+活性碳的吸附曲线由以下数学方程来反映:
y=32543x0.4088,其中相关系数r2为0.9711。
ENO-PC的吸附曲线就其本身来说由以下方程来反映:
Y=6543.x0.4849
其中r2(相关系数)为0.9813。
单独取得的这两个曲线的线性清楚地反映这两个质量的活性碳对 肽聚糖的吸附效率。
然而,当比较两个方程时,似乎:
-对于例如2000ng/g的肽聚糖的量“x”,Norit/ENO-PC活性碳质 量的相对效率为279%;而
-对于例如10ng/g的肽聚糖的量“x”,Norit/ENO-PC活性碳质量 的相对效率为417%。
由此推断,ENO-PC“中孔”质量不适合吸附此批次B-3063的肽聚 糖,并且NoritSX+“微孔”质量可以在此用于吸附少量以及大量肽聚糖。
对于批次B-3063,此结果使可能在用于净化此具体批次淀粉水解 物的步骤中限定使用活性碳的顺序:在此情况下,NoritSX+类型活性 碳的两个步骤为连续的。
2.3确定与两个批次C相比的NoritSX+以及ENO-PC类型的活 性碳的弗罗因德利希等温线
-对于活性碳的5个递增量,下表IV给出在用两个质量的活性碳 处理后,实例1的批次C号1以及号2的β-葡聚糖/内毒素残留水平以 及残留肽聚糖。
表IV
如果分析肽聚糖(造成无菌性腹膜炎)的吸附曲线,则观察到:
NoritSX+活性碳的吸附曲线由以下数学方程来反映:
y=6377x0.4132,其中相关系数r2为0.9874。
ENO-PC的吸附曲线就其本身来说由以下方程来反映:
Y=783.97.x0.6559
其中r2(相关系数)为0.9353。
单独取得的这两个曲线的线性清楚地反映这两个质量的活性碳对 肽聚糖的吸附效率。
然而,当比较两个方程时,似乎:
-对于例如2000ng/g的肽聚糖的量“x”,Norit/ENO-PC活性碳质 量的相对效率为128%;而
-对于例如10ng/g的肽聚糖的量“x”,Norit/ENO-PC活性碳质量 的相对效率为2349%。
由此推断,ENO-PC“中孔”质量不适合吸附这些批次C的肽聚糖, 并且NoritSX+“微孔”质量可在此用于吸附少量以及大量肽聚糖。
实例3:使用溶菌酶或昆布多糖酶,随后为超滤然后活性碳的步 骤,用于净化淀粉水解物的方法
在此选择批次A-5250号3以及号5、批次B-3063号3以及号5, 以及商业麦芽糊精C号3以及号5的批次。
虽然在以上解释的条件下,较容易在0.2μm微细过滤模块上或在 具有300kDa截留阈值的超滤模块上除去酸热环状脂肪酸芽孢杆菌以 及酵母类型的微生物,但是除去内毒素、β-葡聚糖和/或肽聚糖需要进 行相当具体处理步骤的组合。
如上所述,此步骤组合在于:
-使用降解内毒素、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的溶菌酶或昆布多糖酶类 型的特定酶,以显著降低其尺寸,
-超滤步骤,用于除去酶部分并且保留由工业酶自身引入的杂质,
-用活性碳的最终处理步骤,用于吸收所有残留小碎片。
关于以活性碳的此最终处理步骤,如实例2中建立的弗罗因德利 希等温线曲线传授NoritSX+质量为要使用的质量。
下表V给出处理批次A-5250后的残留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污染 物的测量:
-用溶菌酶(由Fluka公司销售的酶,具有70000U/mg的活性), 或
-用昆布多糖酶(由Sigma公司在商标名下销售的 酶,具有1U/mg的活性)。
重要的是应注意这些酶制剂并非不含污染物。
由此确定:
-Fluka溶菌酶具有>9.6EU/ml的内毒素水平以及31000ng/g的肽 聚糖(petidoglycan)水平;
就其本身来说具有>9.6EU/ml的内毒素水平 以及38000ng/g的肽聚糖(petidoglycan)水平。
表V.
结果示出,对于用活性碳处理的超滤渗透物中回收的批次A-5250, 事先用昆布多糖酶处理比用溶菌酶处理可更有效地消除β-葡聚糖以及 肽聚糖,在某种意义上,溶菌酶处理甚至对于批次A-5250没有作用。
下表VI给出处理批次B-3063后的残留内毒素以及肽聚糖污染物 的测量。
表VI
结果示出,对于在以活性碳处理的超滤渗透物中回收的批次
B-3063,事先用昆布多糖酶处理比用溶菌酶处理可更有效地消除肽聚糖。
下表VII给出处理批次C之后的残留β-葡聚糖/内毒素以及肽聚糖 污染物的测量。
表VII
结果示出,对于以活性碳处理的超滤渗透物中回收的批次C,事 先用昆布多糖酶处理比用溶菌酶处理可更有效地消除内毒素/β-葡聚糖 以及肽聚糖,在某种意义上,溶菌酶处理甚至对于批次A-5250没有作 用。
这些结果证明,选择用于降解细胞壁的酶在此并非不重要,并且 的确取决于存在于这些不同批次中的污染物的性质。
处理清楚地优于用溶菌酶处理。
实例4:通过超滤然后活性碳进行处理
如将证明,在某些情况下,单独超滤处理使能够完全令人满意地 减少内毒素、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
所述方法以与实例3中描述相同的方式来进行,但是不使用酶(并 且因此不改变pH和温度)。
4.1对于批次A-5250的处理
对于批次A-5250号4,表VIII给出每个步骤后的残留β-葡聚糖以 及肽聚糖污染物的含量。
表VIII
超滤以及活性碳精整步骤的组合使可能保证批次A-5250的淀粉 水解物的净化。
然而,应注意如果与表V的方法的值(除用溶菌酶处理获得的值 外)进行比较,如果在超滤步骤前进行用处理,β-葡聚糖 以及肽聚糖的减少会更好,即使在用NoritSX+活性碳的精整处理后, 结果是相同的。
因此,推荐这种用的事先处理来优化净化处理的效 率(根据本发明的净化方法的能力,即其精确地并且可重复地产生其 污染物已经除去的淀粉水解物的能力)。
4.2对于批次B-3063的处理
对于批次B-3063号4,表IX给出每个步骤后的残留内毒素以及 肽聚糖污染物的含量。
表IX
超滤以及精整活性碳步骤的组合使可能保证批次B-3063的淀粉水 解物的净化。
然而,应注意如果与表VI的方法的值(除用溶菌酶处理获得的值 外)进行比较,如果在超滤步骤前进行用处理,内毒素以 及肽聚糖的减少也会更好,即使在用NoritSX+活性碳的精整处理后, 结果是相同的。
4.3对于批次C的处理
对于批次C号4,表X给出每个步骤后的残留内毒素以及肽聚糖 污染物的含量。
表X
超滤以及精整活性碳步骤的组合使可能保证批次C的淀粉水解物 的净化。
然而,应注意如果以表VII的方法的值(除通过溶菌酶处理获得 的值外)进行比较,如果在超滤步骤之前进行用的处理, 内毒素/β-葡聚糖以及肽聚糖的减少也会更好,即使在用NoritSX+活性 碳的精整处理之后,结果是相同的。
实例5:用于使用一系列活性碳步骤来净化淀粉水解物的方法
使污染微生物已经以如实例3中描述的方法来除去的批次 “A-5250”号6;“B-3063”号6以及“C”号6经受以下处理。
5.1.用相同质量的活性碳连续进行的两个处理
这涉及用相同活性碳进行的双重处理,在此情况下针对基于干重 0.25%的NoritSX+,它是“微孔”类型的处理所特有。
下表XI给出了获得的结果。作为对照,还进行用具有双量Norit SX+的活性碳的单一处理。
表XI
明显的是,用活性碳的两步处理比用双量的单一处理更有效,尤 其对于除去肽聚糖。
5.2.用不同质量的活性碳连续进行的两个处理
第一处理:化学碳:来自Norit公司的0.25%的“中孔”类型的 ENO-PC
第二精整处理:0.25%的“微孔”类型的NoritSX+
下表XII给出了获得的结果。作为对照,还进行用具有两种活性 碳质量的混合物的活性碳的单一处理(称为“混合”TN)。
表XII
在此也明显的是,两步处理比混合两种活性碳质量的单步处理更 有效。
对于批次A-5250,显然第一中孔处理使能够比微孔处理更有效减 少,从而提供通过微孔处理的精整,该处理保证污染物的水平低于常 规测定方法的定量阈值(根据实例2的传授内容)。
对于批次3063以及C,如已经在实例2中发现:用NoritSX+“微 孔”质量的双重处理是最有效的。